診間眼前這位陽光男孩姓李,他的父母打聽了我的名字希望聽聽我的意見。十多年前忽然發現頸部腫塊,在台中及林口兩大醫學中心的細針穿刺診斷是良性甲狀腺病灶,但前者的醫生建議手術治療其實也兼有確認診斷的意味。於是在2003年8月在林口的大醫學中心接受了左葉甲狀腺切除,然而術後緊接著就迅速切除了另外一半的甲狀腺。因為病理診斷是島狀(孤立型)癌(Insular Carcinoma),碘-131治療後接著發現肺部的病灶,接著是開胸手術摘除從甲狀腺轉移來的肺部病灶,接著又是兩次碘-131治療(150加上200毫居里)腹部也發現了病灶,証實是甲狀腺來的。最近的故事是因為腰背疼痛看骨科,輾轉到了北部醫學中心某主任級的脊椎專家,診斷是脊椎裂解(不過後來知道疼痛真正的原因是鄰近的薦腸骨長的腫瘤,也是從甲狀腺來轉移病灶),現在只好用外放射治療先控制了。問題是還有其他的處理方式嗎?

島狀(孤立型)甲狀腺癌是很不好處理的惡性腫瘤,早期被歸類在分化不良甲狀腺癌(PDTC)其癒後介於分化型及未分化型之間,我每隔1-2年就會遇到新病例但大都是從他院轉來,過去一直以為在年齡較大的人才有此種變異型的甲狀腺癌,但我最近2例(包括眼前這位20來歲的年輕人)都低於45歲,以往的文獻總是說手術後再以碘-131治療就有治療成功的機會。但是也提到因為容易轉移到肺、骨、甚至腦的機會多於一般常見的分化型甲狀腺癌,因此存活率並不高,統計上很難有可信的數字,主要是案例太少,而且病理診斷又缺乏可信度,我個人20年來的經驗發現年輕發病比較有機會長期存活。曾經問過已到天國的恩師Mazzaferri教授,這種島狀型甲狀腺癌有何良方,他也莫可奈何。不過現在有了標靶藥物是否能夠更有治癒或控制腫瘤的機會,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 , , , , ,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早在李大師罹患甲狀腺癌惡化乃至辭世的新聞前,這種腫瘤給人的印象其實不太像惡性,甲狀腺癌『惡化』之說屬於罕見之聽聞,如果不是李大師或許很多人以為甲狀腺癌不會致死。甲狀腺癌發生在名人並不是新鮮事,在台灣影視圈或是政界都有病友(包括一位前任副元首)。但對於照顧過數千個甲狀腺病友的我聽到李大師的故事其實蠻shock的,多數的甲狀腺癌病友在規律的追蹤下,五至十年以上的存活率大於90%(甚至95%),也有報告二十年的存活率大於80%。但從新聞報導李大師的內容看來他從2009年手術到2014年不過才4年多,不禁讓人懷疑是否其原發甲狀腺癌症的類型是屬於比較有變異細胞型態的乳突癌(也就是非典型乳突癌)或是非乳突型的(如濾泡型),或是延誤治療的時機。

為何會得到甲狀腺癌雖無定論,目前比較確定的是輻射曝露及相關基因(遺傳因素)與飲食(碘含量)。在初步治療上甲狀腺癌的治療以手術為主,若是乳突型或濾泡型的需輔以放射碘治療,手術的方式是否採用比較徹底的近全或全切除有可能影響到其癒後與追蹤方式,而放射碘治療的劑量是否恰當(註: 在台灣太多的病友只接受30 mCi的放射碘,甚至多次30 mCi卻不問其效果是否有達到腫瘤控制)也關係能否達到腫瘤清除或降低復發率與提高生存率。這些攸關甲狀腺癌癒後的議題在台灣我們醫界很少有醫師願意好好討論形成共識及制定一份規範〈註:我們目前採用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 2009指引,2014版即將出爐,而我期望不久的將來也能有台灣版的指引〉。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引用(0) 人氣()

各位親愛的關心甲狀腺的朋友們: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這次第三屆亞太甲狀腺癌診療會議 (3rd Asia-Pacific Thyroid Cancer Management Conference) 在東京皇居鄰近的UTAGE大樓樓頂會議室召開,從甲狀腺手術,放射碘治療,甲狀腺素藥物施予到術後追蹤。大會分別請到香港,台灣(由我本人代表報告)及美、日等專家就甲狀腺癌診療最新的進展報告並提出病例分享,其他參予國家包括了南韓、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新加坡、 印尼等 醫師團體。我們台灣出 席的 醫師還包括了我們團隊的 施 醫師以及友院的 樊 醫師(耕莘核醫), 黃 醫師(和信核醫), 許 醫師(北醫內科),吳醫師(台大外科)等人。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第一次見到H先生,看見他手上厚厚一疊的病歷影本,都是來自這兩年收集的,主要是來自新竹T大分院的資料,他操流利的台語,醫學術語也能朗朗上口,但都是用台語,從第一次右側頸淋巴腫大穿刺,結果雖無明顯惡性細胞發現,又在追蹤頸部超音波時發現甲狀腺腫瘤經歷一連串的故事值得我們省思。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最近的忙碌已經讓凡人的我像是超人了,病友聽到我才從澳洲回來怎麼接著要去荷蘭莫不驚訝,不是才出國嗎?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在高空千哩亂流頻仍機身晃動中真的很難安睡,現在是八月10日凌晨身處從香港轉機往澳洲墨爾本的班機上,第一次往南半球飛這麼遠,也是首次搭乘國泰商務艙能夠幾乎完全躺平在座椅上,可是一直睡不穩,剛剛連續幾個機身的上下,好像從雲霧中望下掉落又被撈起來的那種「失速」恐慌,這只有在惡夢中才遇的到,讓我突然很佩服齊天大聖,祂騰雲架霧從未見用安全帶,還可以手持如意金箍棒,遠眺前方,當然也佩服沒有在花果山修煉,也沒有吸收日月精華的機師、空姐、空少們,在高空還得照顧我們一群凡人,不過剛剛的亂流真的很大,幾個空姐幾乎是小跑步回座,我看著剛點來還剩半杯的Bailey Irish Cream,液面左右搖擺,杯子竟是上下震盪,心裡想著不會那麼衰吧,飛機失事畢竟算是罕見的。
回想登機前在過中午左右急忙看完50多個病友,因為預先限號才能在1:20前趕搭車往中正機場,飛機不會等人的,行程安排又很緊湊,10日早上到墨爾本就要準備參加下午的醫學會議,會議資料剛剛利用在香港等轉機時讀過,原本想睡到墨爾本,看樣子很難了。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每次被會診, 我總是忐忑不安, 經由內外科收入院的病患往往因為甲狀腺惡性腫瘤需要我立即協助才會會診, 通常是轉移到骨骼或肺部, 甚至併發腦部和神經症狀都有之, 胸腔科 蘇 醫師之前才幫我處理一位甲狀腺癌同時又罹患肺癌的老先生, 他的住院醫師call我到胸腔科病房看一位肺炎的老太太, 因為她有甲狀腺癌轉移, 沈林婆婆 76, 左側肢體無力躺臥病床, 眼神卻很有勁, 雖然戴著鼻管吸酸素(氧氣)”, 講話並不含糊, 她女兒暗自告訴我媽媽不知道罹癌, 甚至連左半癱也不清楚, 翻完病歷才知道沈林婆婆是位不知情的資深甲狀腺病友.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 Jun 30 Sun 2013 15:34
  • 無言

六月真的很忙碌, 從韓國回來行李還沒打開竟又應邀到澳洲(8月初), 荷蘭(9月初)及日本(9月中)開會, 想推辭卻又很難從世界的學術會議缺席, 只好拼命快去快回, 儘量不要影響對病友們的承諾, 內人總笑我傻, 怎不利用機會去玩玩呢, 我心中想著是病友萬一有問題找不到我的時的焦慮, 總是希望能在週五門診讓病友能找到我, 所以從八月起的單週週三晚上我在汀洲路又開了時段, 希望萬一因為出國造成週五停診還能讓病友找到我.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應邀到首爾三星醫學中心参加第二屆甲狀腺癌亞洲大師演講會,台灣方面只有高雄長庚王醫師和我有幸擔任專題講師,我們醫院隨行的還有平日任勞任怨的侯總醫師。日本有三位專家應邀, 其中 Kanazawa 大學的prof. Seigo Knuya 今年四月才來台灣演講, Wakayama 大學的 prof. Takashi Akamizu 過去也在Ohio是舊識, 真是他鄉遇故知.


Posted by shen8484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